首页 使馆介绍 中日关系 经贸合作 科技合作 文化交流 领事服务 教育与留学生交流 媒体服务 中国简介 赴日须知 东瀛掠影
如何变资源优势为经济优势(落实科学发展观·西部大开发·新疆篇)
2005/08/05

  人民日报记者 王慧敏 刘天亮

      第一次见到吐尔干·托合提是两年前的夏天。他推着一车小白杏,在正午的乌鲁木齐大街上踽踽走着。无论谁趋前问价,他都会满脸感激地说:“自己家里种的,好商量,好商量。”问起买卖情况,库车县拜什布拉克乡的这位淳朴农民连连摇头:“难!难!”

      前不久,记者到库车采访,专程拜访了他。这次,提起杏子销售,他一迭声说:“好!好!”他将“好”的原因,归结为这么一句话:“杏子进厂子了,票子挣多了,操心的事少了。”

      “捧着金碗碗,喝着面糊糊”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是我国资源大区,已探明储量的矿产117种,26种居全国前5位。其中,石油资源量约占全国陆上资源量的30%,天然气资源量约占全国陆上资源量的34%,煤炭资源量占全国预测总储量的40%以上。棉花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30%,啤酒花产量占到全国总产量的70%,而瓜果面积,更是无人匹敌,全疆瓜果总面积超过1000万亩……

      尽管捧着“金饭碗”,但说起经济发展,新疆人每每赧颜:2001年,新疆的石油加工业产值仅占全国的4.69%,不仅远低于黑龙江、辽宁、山东等产油大省,也不及上海、北京、浙江等省市。而在化学纤维工业中,新疆占的比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新疆的煤炭储量虽然在全国首屈一指,但是年生产能力还不到山西的零头。

      “吐鲁番的葡萄,哈密的瓜,库尔勒的香梨人人夸。”论质量,新疆的瓜果独步天下。但大多数年份,农民收获的不是丰收的喜悦,而是卖难的抱怨!其中原因,除了新疆本地市场容量有限、距内地中心城市距离较远之外,更为重要的是加工滞后———2003年,全疆各种干鲜果品加工企业加起来不足130家,且大多停留在简单的烘干、脱水上。有关部门曾作过统计:2003年,全区优质鲜果腐损率超过30%。

      对于单纯卖原料的情况,当地农民有两句形象的归纳:“一吨不如一斤,一马车不如一麻袋。”“捧着金碗碗,喝着面糊糊。”2003年,新疆农牧民人均收入只有1800多元,比全国平均水平低了一大截。

      从“提篮小卖”到“香”飘海外

      “光有原料没有加工,经济效益增不起来;光有小企业没有大企业,发展速度提不上来;光有粗加工没有精加工,新疆人富不起来。”困境,促使新疆人展开反思。

      如何变资源优势为经济优势?新疆人将重锤首先敲在能源上。自治区人民政府制定了发展规划,确立了“发展下游、介入中游、支持上游”的石油化工发展思路。决计围绕大乙烯、大芳烃、大甲醇和大化肥、精细化工四条主线,建设独山子—克拉玛依石化基地、乌鲁木齐石化基地、南疆石化基地、吐—哈石化基地。

      能源加工,前期投资较大,单靠新疆的力量远远不够。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指出:“只求所在,不求所有。只有搞大招商、大引进、大开放,把国内外有实力的大企业集团引进来唱主角,才能在新疆干起大的产业。”在这一方针指引下,新疆各级政府全力营造亲商、惠商、安商的良好环境。

      栽下梧桐树,自有凤凰来。人们把近两年新疆能源开发热形象地比作“井喷”:辽宁华锦化工集团投资10.6亿元的30万吨合成氨项目刚开工,徐州矿务集团投资2.5亿元的煤深加工项目接着跟进;总装机容量为11600MW的西电东送重大项目———哈密鲁能煤电化基地刚奠基,由国家开发投资公司、自治区人民政府、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联合投资80亿元的罗布泊钾肥开发项目又上马……自治区经济贸易委员会副主任杜北伟算过一笔账:与煤炭燃烧相比,煤转电的效益可增加5倍,煤转化工的效益可增加10倍多,煤转石油的效益可增加20倍。

      引领企业向农产品加工的深度、广度进军是新疆的又一举措。新疆中基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前单一生产番茄酱,尽管发展多年,但一直是“提篮小卖”。而今,他们除生产番茄酱外,还生产欧美人喜欢的去皮番茄、速冻番茄丁;同时,千方百计延长番茄加工产业链,从番茄中提炼红色素、药品等十几种高附加值产品。据统计,小小一个番茄,该公司可以加工出50多个品种。目前,该公司已成为世界第三大番茄制品生产企业,生产的番茄酱已占欧洲市场的70%。

      新疆冠农果蔬食品有限公司投资9亿元,在库尔勒市、英吉沙县、莎车县同时建设三个现代化果蔬食品深加工工业园基地。这三个基地全部建成投产,年产果蔬汁3.5万吨,可使当地农户年均增收1000多元。

      兴一个产业富一方百姓

      新源县塔勒德乡阿不都·克里木每天乐不可支:家里的8头黑白花奶牛每天可为他带来200多元收入。而在一年前他还天天为牛奶卖不掉而发愁。

      其实,得到实惠的岂止阿不都·克里木一家。目前全区从事农牧产品加工的企业近千家,总资产上亿元的企业就有100多家。这些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在自身壮大的同时,真正做到了“一家企业活一方经济,一个产业富一方百姓”。目前全疆龙头企业可带动600多万农户,全区农牧民每年通过这些龙头企业人均可增收100多元。玛纳斯是个农业大县。以前,由于没有龙头企业带动,尽管年年唱着“丰收歌”,农民却始终走不出贫困的循环。自从屯河、新天等7家上市公司入驻玛纳斯后,农民种上了“放心田”,收入不断攀升,去年全县农牧民人均收入接近6000元。几年前,人们形容石河子经济技术开发区是“一圈围墙一块地,没有厂房只有戈壁”。而今,随着娃哈哈饮料、雨润肉制品加工、银河纺织、豪泰棉业、康师傅方便食品等项目的相继投产,这里已成为高楼林立的现代化城区……

      对于新疆资源转化带来的变化,自治区统计局不久前公布的一组数字可能最有说服力:继去年全区生产总值创历史最高水平,今年上半年新疆生产总值达871.9亿元,同比增长了10.6%。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助理王永明说,只要成功实现优势资源转换战略,到2010年,新疆工业发展将比2002年预计水平高出80%,新疆有望在2020年与全国同步跨入小康社会。

      资源转化要同市场、环境、产业结构调整相协调(专家视角)

      黄俊、刘金甲(新疆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新疆最大的优势是资源,最大的问题是市场,资源和市场是永恒的矛盾。资源只有投入市场转化为产品才能带来经济效益,新疆深居内陆,与市场联系薄弱,信息不对称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经济的发展。此外,产品缺乏品牌效应和独立知识产权也是市场竞争力弱的重要原因。

      西部地区资源丰富,对工业发展十分有利,但水资源的匮乏更深刻地制约了经济的发展。新疆承接内地高耗能产业的转移,但绝对不能高污染、高耗水。从长远看,发展节水技术,建设节水型社会,对新疆来说尤为重要。

      无论是开发石油、天然气下游产品还是对农副产品进行精深加工延长产业链,本身就是产业结构的战略调整。不过,产业的多元化是全疆范围内的统筹协调,不能一刀切,各地、各企业都必须找准自己的优势,宜农则农、宜牧则牧、宜工则工。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