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使馆介绍 中日关系 经贸合作 科技合作 文化交流 领事服务 教育与留学生交流 媒体服务 中国简介 赴日须知 东瀛掠影
驻日本大使程永华接受日本时事通信社专访
2015/06/23

  2015年6月17日,驻日本大使程永华接受日本时事通信社专访,就中日关系、历史问题以及日本安保法制调整和南海问题等回答记者提问。

 

  记者:去年11月,日中两国实现领导人会见,以此为契机两国对话向前推进。这是否意味着两国关系已进入改善轨道?

  程永华:近几年,中日关系遭遇了邦交正常化以来最为严峻的困难局面。去年11月,中日双方就处理和改善中日关系达成四点原则共识,这四点原则共识在总结了近年来两国关系基础上,为今后发展中日关系立了规矩,以此为基础,两国关系开始走上改善进程。随后,两国领导人在北京APEC会议期间实现会见,中日关系朝着改善方向迈出了重要一步。今年以来,中日政府间对话磋商和各领域交流合作逐步恢复,令人欣慰。习近平主席5月23日出席中日友好交流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表明了中方改善两国关系、发展两国人民世代友好的积极意愿,并为两国长远发展指明了方向。两国关系经历波折后取得今天的成果非常不易,值得共同珍惜。希双方在遵守中日间四个政治文件和四点原则共识的基础上,努力构建信赖关系,持续加强友好合作。

  记者:为了推进日中战略互惠关系,您对日方有何要求?

  程永华:中日之间签署了四个政治文件,去年11月又达成了四点原则共识,其中明确写入了双方应该遵守的规则和原则。推进中日战略互惠关系,首先是要遵守这些共识和原则,严守信用。中日2008年签署的第四个政治文件明确规定“中日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相互支持对方和平发展”,希望双方共同努力,将其转化为广泛的国民共识。

  记者:日中两国为了避免发生不测事态,就尽早启动海上联络机制达成共识,请问具体将在什么时候启动?

  程永华:今年1月开始,双方有关部门先后重启两国防务部门海空联络机制工作组磋商和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就尽早启动海空联络机制达成一致。经过多次对话,相关事宜已经取得积极进展,相信只要双方继续相向而行,在不久的将来就能看到成果。

  记者:安倍晋三首相计划在今年夏天发表战后70周年谈话,您对谈话的哪一点比较关注?

  程永华: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包括中国在内,国际社会将举办一系列纪念活动,回顾历史,汲取教训、呼吁和平。今年夏天,安倍首相将发表新谈话。作为曾经的受害国,中方当然会关注谈话对日本侵略中国和亚洲国家那段历史责任的态度。因为这不仅事关日本同亚洲邻国关系的发展,也事关日本未来的走向。

  记者:安倍首相最近在万隆会议和美国议会演讲时,都表示了对过去那场战争的痛切反省,但没有提及村山谈话中“道歉”字眼,中方会关注谈话是否提及“道歉”内容吗?

  程永华:我前几天在一次演讲中也说过,过去的加害者如何对受害者表明反省的诚意非常重要。如果刻意淡化甚至否认侵略责任,相当于再次戳痛受害者的伤疤,也等同于对受害者施加新的伤害。一句话,最重要的是要显示对战争责任反省的诚意。

  记者:在大使看来,日本战后70周年走的是和平国家道路吗?中方有人指责日本没有正视历史,您认为指的是什么情况?

  程永华:日本战后基于和平宪法,实施“重经济、轻军备”政策,走上了和平发展的道路。在2008年签署的中日第四个政治文件中,中方对日本战后和平发展作出了积极评价。

  关于历史认识问题,1972年签署的《中日联合声明》明确表述,日本方面痛感日本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日方还发表过“村山谈话”。这些都是正视历史的态度。但日本国内一直有一部分人试图否认甚至美化当年的侵略战争,这种行为势必让人怀疑日方就侵略历史所作的道歉并非发自真心,进而引起人们对日本发展走向的担心和警惕。

  记者:当前日本国会正在就将行使集体自卫权成为可能的安保法案进行审议。安倍内阁在完善安保法案之外还修订了以强化美军与自卫队合作为支柱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中方如何评价日方上述举动?

  程永华:当前日本政府推动的安保法案是日本战后以来安保政策的一次历史性大调整,也可以说是转换期。由于过去的历史和教训,周边国家都很关注日本军事安全领域相关举动。另一方面,这么大幅度的安保政策调整肯定会对地区安全稳定环境造成影响,从这一角度来讲,我们也会对日本政策调整保持关注。

  记者:对于安倍内阁安保政策的动向,中方是担心心理较强还是警戒心理较强?

  程永华:日本正在讨论的安保改革,其核心就是要让自卫队能够走出去,那自卫队走出去针对的是谁?作为邻国和过去的受害国,对日本相关动向是否损害中国的主权和安全利益,中国当然会保持高度关注,这是一种“警戒性关注”。同时日方在推动安保立法过程中还不时拿中国说事,渲染所谓“中国威胁”,甚至放话称联合他国牵制封锁中国,我们对此坚决反对。

  记者:此前的七国集团峰会通过领导人宣言,以不点名方式对中国在南海的活动表达了担忧。中方对此有何看法?

  程永华:首先我想指出,七国集团峰会不是讨论中国涉海问题的合适场所,我们反对这种不顾基本事实的无端指责。中方在南沙岛礁上开展建设活动完全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各国依据国际法在南海享有的航行与飞越自由从未因南海有关争议受到影响,相关指责是毫无道理的。中国将在坚决捍卫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同时,继续努力与直接当事国通过谈判协商解决有关争议。

  南沙群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这是无可争议的。中国最早于汉代以来就发现南沙群岛并最先命名和开发利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日本将南沙群岛归还给了中国。直至上世纪70年代初,南海岛礁都没有任何纷争。70年代以后,部分东南亚国家开始非法侵占中国南海部分岛礁,并持续在相关岛礁上大兴土木,甚至部署进攻性武器。有关国家对此长期视而不见、默不作声,却单单对中国在自己主权范围内、在自己领土上搞合法建设大加指责。这完全是双重标准。

  需要指出的是,日本不是南海纷争的当事国,却对这一问题显示出异乎寻常的关心,并不断在各种场合大肆炒作南海话题,甚至主动拉帮结派向中国施压。这种做法体现的是典型的冷战思维。今天冷战早已结束,以冷战思维牵制中国发展,完全有违全球化的时代潮流。这种做法在50年代没能封锁住中国,今天更不可能成功。另外,部分日本媒体对南海问题的报道具有明显的选择性和偏向性,仅热衷报道越南、菲律宾的主张,却不报道中国的声音,这是很不公平的。

  记者:现在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军事实力也不在断增强,国际社会对中国抱有警惕和担忧,看法严厉,日美两国已决定不加入亚投行。今后中国打算在亚洲以及国际社会中发挥怎样的作用?

  程永华:作为一个快速发展的大国,中国在做好自己事的同时,也要承担更大的国际责任。中国倡导“和平发展、合作共赢”,奉行“亲、诚、惠、容”的周边外交理念。作为具体举措,中国提出“一带一路”构想和亚投行倡议,得到周边国家与国际社会的热烈欢迎和积极响应。总而言之,中国的发展不要“一枝独秀”,而是要谋求与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共同发展。

  你提到日本没有加入亚投行,其实中方重视日本的作用,亚投行筹建之初,中方曾派人来日本进行沟通。日本未成为创始成员国,这是日本自己的选择。但日本国内近来围绕亚投行出现不少负面杂音,甚至有干扰搅局的动向,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