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使馆介绍 中日关系 经贸合作 科技合作 文化交流 领事服务 教育与留学生交流 媒体服务 中国简介 赴日须知 东瀛掠影
驻日本大使孔铉佑接受日本《读卖新闻》专访
2019/06/19

  2019年6月18日,驻日本大使孔铉佑接受日本《读卖新闻》专访,就中日关系、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大阪峰会、中美贸易摩擦、共建“一带一路”等阐述中方立场主张。实录如下:

 

  一、问:G20大阪峰会即将召开,习近平主席将出席峰会并有望与安倍首相举行会晤。中方对主席国日本有何期待?

  孔大使:G20峰会机制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应运而生,十余年来为凝聚各方力量、实现经济回稳复苏、推动全球经济治理发挥了重要作用,中方对此表示积极评价。此次大阪峰会正处于重要节点、面临特殊形势:世界经济下行压力重新增大,不确定性明显上升,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逆流冲击国际秩序、多边贸易体制和全球市场信心。

  中方希望同各方一道,推动峰会凝聚各方共识、加强协调合作、提振国际社会对世界经济和多边合作的信心。也希望日方为此发挥应有作用。具体而言,希望日方作为主席国与各方一道,推动峰会支持多边主义,维护以世贸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同时,发扬伙伴精神,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促进世界经济稳定增长,照顾发展中国家关切。在当前个别国家升级经贸摩擦的情况下,尤其需要坚持协商一致,妥善处理意见分歧。

  习近平主席应安倍首相邀请出席G20大阪峰会,体现了中方对日方作为主席国的重视和支持。中方愿继续为日方办会提供积极支持,建设性参与相关讨论,为大阪峰会成功举办做出贡献。

  问:您提到希望日方作为G20峰会主席国,推动峰会支持多边主义,维护以世贸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迄今日本政府多次表明类似立场。中方希望日方发挥哪些具体作用?

  孔大使:例如在推进世贸组织(WT0)改革问题上,中方对WT0改革的必要性有充分认知,同时认为相关改革应基于维护自由贸易体制的基本价值理念,充分照顾发展中国家合理关切和诉求。此外,中方认为WTO改革应分阶段进行,并在协商一致基础上有序推进。我们愿同日方保持对话沟通,共同明确下阶段WT0改革的主要课题。当然,如果美方所提改革方案中有合理的地方,我们愿意积极研究,但不希望釆取颠覆迄今框架的改革方式。

  二、问:习近平主席可能在明年以后对日本进行国事访问,请问相关准备工作进展如何?

  孔大使:我注意到日本国内期待习近平主席对日本进行国事访问的声音增多,这反映出日本各界对两国关系实现进一步发展的良好期盼。高层交往对两国关系发展具有不可替代的引领作用。目前,中日双方正就下阶段重要外交议程保持沟通。希望双方继续相向而行,不断加强各领域交流合作,巩固两国关系改善发展势头,为实现高层交往营造良好氛围和有利条件。我也相信,只要双方共同努力,两国关系更加美好的前景是完全可以预期的。

  问:关于下阶段中日高层往来,您表示双方应共同为此营造良好氛围和有利条件。在日方看来,当前日中关系已经取得很大改善。下阶段双方还应在哪些方面做出努力?

  孔大使:2014年中日双方达成四点原则共识,两国关系由此开启改善进程。此后在双方共同努力下,中日关系持续向好,在重回正轨基础上取得新的发展。与此同时,中日关系也面临一些问题,例如刚才提到的涉海问题,其中还涉及领土主权争议。经济方面,双方面临华为问题。中方迄今多次向日方表明关切,希望日方从自身利益出发,从中日合作大局出发,做出审慎抉择,不要采取有损中日关系、与当前两国关系改善发展大势背道而驰的举动。此外,双方还应解决好相互认知问题。目前两国政府都将对方定位为“伙伴”,如何将这一定位转化为两国社会的广泛共识,推动两国民众更加理性认知对方,考验双方的智慧。这些都是未来需要双方努力解决的课题。如果相关课题得到妥善管控和解决,两国高层往来自然会水到渠成。

  三、问:大阪峰会期间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总统是否会晤受到高度关注。在贸易摩擦方面,考虑到美对中国企业的打击,中方对抗关税制裁的手段有限。中方有没有早日达成妥协的想法?对今后防止经济减速的对策有何考虑?中美围绕贸易摩擦产生对立,中美贸易摩擦如升级将对日方产生较大影响。在避免中美对立方面,中方有什么条件?对日本有何期待?

  孔大使:美国升级对华贸易摩擦,肯定会对中国经济产生影响,但影响完全可控。今年以来,面对世界经济增长和国际贸易有所放缓的大环境,中国经济开局良好。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4%,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长4.3%,外汇储备保持在3万亿美元以上。

  中国经济将保持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大趋势,具备平衡健康可持续发展的充足条件。第一,中国具有巨大资源潜力。中国有近14亿人口、9亿劳动力、1.7亿受过高等教育和拥有技能的人才资源、全球最大的中等收入群体、1亿多个市场主体。第二,中国具有充沛内生动力。中国经济增长主要靠内需拉动,2018年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达76.2%。第三,中国具有蓬勃发展活力。中国研发投入全球排名第二,约占经济总量2.18%,以战略性新兴产业、分享经济等为代表的新动能不断壮大。第四,中国具有强大调控能力。中国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政治优势,有改革开放以来持续高速发展积累的雄厚物质技术基础,有巨大发展韧性、潜力、回旋余地,有丰富的宏观调控经验和充足的政策空间,我们完全有条件、有能力、有信心应对各种风险挑战。我们经历了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不仅从危机中实现了发展,也提升了自身应对危机的能力。

  下一步,中国将继续深化改革开放,中国的大门不会关上,只会越开越大。中国将采取一系列重大改革开放举措,加强制度性、机构性安排,促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包括更广领域扩大外资市场准入、更大力度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国际合作、更大规模增加商品和服务进口、更加有效实施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更加重视对外开放政策贯彻落实。

  至于中美两国领导人是否在大阪峰会期间会晤,如果有这方面的消息,中方会及时发布。

  特朗普政府执政以来,对全球多个贸易伙伴实施关税制裁,并把矛头指向中国,升级对华经贸摩擦。这种做法不仅对中、美有害,对日本乃至地区和全球都不利,相关负面影响日益显现。最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3.3%,表示经贸摩擦可能会进一步抑制全球经济增长,继续削弱本已疲软的投资。世界银行将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进一步降至2.9%,并称贸易关系持续紧张是主要下行风险之一。

  2018年2月中美经贸磋商启动以来,中国展示了极大诚意,做出积极努力,先后与美方举行了11轮高级别经贸磋商。但美方在谈判中采取极限施压手段,坚持不合理的高要价,坚持采取不取消经贸摩擦以来加征的全部关税,坚持在协议中写入涉及中国主权事务的强制性要求,导致双方迟迟未能弥合剩余分歧。美还将谈判没有完成的责任归咎于中国,并于5月对华再次抡起“关税大棒”。为了捍卫自身利益,中国不得不采取加征关税的措施予以应对。美国提出新的关税威胁后,中国保持理性、克制的态度,按照双方此前约定,于2019年5月9日至10日派出高级别代表团赴美进行第十一轮经贸磋商,展示与美国通过对话解决经贸分歧的最大诚意和负责任态度。中美双方进行了坦诚、建设性的交流,同意努力管控分歧,继续推进磋商。中国对美国单边加征关税的做法表达强烈反对,将不得不采取必要措施予以回击。

  我想强调,经贸协议必须是平等、互利的,在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重大原则问题上决不会让步。双方达成协议的前提是美国取消全部加征关税,同时确保协议文本平衡,符合双方共同利益。

  中国是日本最大出口市场,中日贸易额常年维持在3000亿美元高位,日本企业每年在华生产、对美出口的产品价值1万亿日元。中日经贸关系高度融合,两国都是国际自由贸易体制的受益者,都有责任共同维护开放型世界经济和自由贸易体制。中日要做世界经济的“稳定锚”和“推进器”,积极倡导自由贸易,共同维护多边主义,为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多做贡献。

  日本是本届G20峰会主席国。如何推动峰会取得积极成果,中日双方一直通过外交渠道保持着沟通。近年来,世界能保持相对政治稳定和经济繁荣,得益于多边主义和以世贸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期待日方发挥主席国主导作用,同中方共同维护上述基本价值。在这一点上,中日之间应该有相当程度的共识。

  四、问:孔大使曾表示要推进新时代的日中关系,请问这种新时代关系的具体内涵是什么?

  孔大使:当前中日关系持续改善发展,双方正面互动日趋活跃。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日本进入“令和时代”,中日两国和两国关系都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在世界百年变局的关键当口,中日两国的共同利益日益广泛,双方加强协调合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显著上升,中日关系面临向更高水平迈进的重要历史机遇。双方要构建契合新时代的中日关系,重点要把握好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增进政治互信,落实好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原则和两国领导人达成的重要共识,坚持和平友好大方向,将“互不构成威胁、互为合作伙伴”、“化竞争为协作”的政治共识付诸行动,推动中日关系行稳致远,沿着正确道路走下去。

  我此次到任后见了不少日本朋友,很多人问我,新时代中日关系的具体内涵是什么。对此中日双方也在进行探讨,并取得了不少共识。其中一是安倍首相提出中日要“化竞争为协调”。这是中日关系发展模式的重大转变。中方已对此表达了明确态度,就是欢迎和支持。二是双方应共同努力,将中日第四个政治文件中关于“互不构成威胁,互为合作伙伴”的政治共识反映到具体政策上。三是当前形势下,中日作为现行国际体制和国际秩序受益者,应该共同维护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等基本价值、基本理念和基本原则。四是中日作为世界第二、第三大经济体,肩负维护地区和世界繁荣稳定的重要责任。特别是在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方面,中日更应发挥引领作用。双方为实现上述目标所采取的具体行动,都将成为新时代中日关系的内涵。

  二是坚持互利共赢,持续推进在科技创新、应对少子老龄化、节能环保、养老医疗、财政金融、防灾和农业等各领域务实互利合作,不断发掘新的利益交汇点和合作增长点,深化利益融合,打造中日关系的压舱石和推进器。欢迎日本深度参与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进程,积极参与“一带一路”框架下的第三方市场合作,分享中国发展机遇。希望日本政府能排除干扰和压力,从本国利益和中日合作大局出发,为中国企业营造开放、透明、公平的营商环境。

  三是加强对话沟通,妥善处理好历史、台湾、涉海等敏感问题,从战略全局出发有效管控好矛盾分歧,积极构建建设性安全关系,相互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以实际行动相互释放善意和诚意。

  四是促进人文交流,弘扬中日民间友好传统,以青少年交流促进年为契机,持续扩大人员往来,深入挖掘人文共性,营造有利的社会基础和民意环境,为中日关系注入新活力和正能量。

  五是开展国际地区合作,共同维护自由贸易体系,共同反对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共同引领区域一体化进程,携手为地区稳定和经济繁荣作出更大贡献。

  问:您此前接受《求是》杂志采访时表示,日本是中国周边外交的一员,这一定位未来是否会发生变化?

  孔大使:日本在中国外交全局中有着双重定位。首先,日本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也是参与全球治理的重要一员。特别是当前维护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体制呼声日益高涨,日本发挥着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从过去经验可以看出,在有关重要课题和挑战面前,如果中日能够保持一致立场,将对地区稳定和发展产生重要积极影响。与此同时,日本是中国周边大国,也是地区事务不可或缺的参与方,有着与之相应的重要影响力。中方将继续重视日本,重视改善发展中日关系。

  迄今中日在一些领域既有竞争也有合作。安倍首相表示中日应“化竞争为协调”。日方能否切实转换政策,把安倍首相表态落到实处,同中方共同解决好有关双边问题和地区课题,成为考验日方诚意的试金石。

  问:您刚才提到了未来日中务实合作的一些具体领域,例如科技创新、应对少子老龄化、节能环保、养老医疗等。这是否意味着中方希望以获取日方相关领域有益经验的方式开展两国合作?

  孔大使:日本是发达国家,在相关领域积累了先进技术和有益经验。作为发展中大国,中国正面临一些发展课题,其中很多是日本曾经历过的。中方当然会通过自身努力解决有关课题,同时我们也愿虚心学习借鉴吸取日本的经验和教训,这也是改革开放以来中方一直采取的做法,未来这一方向也不会改变。与此同时,经过改革开放40多年的发展,中国国力得到显著提升,在一些领域已经比肩甚至超过日本,双方也应努力适应这一变化,通过相互学习借鉴,实现共同发展。

  五、问:关于中国提出的巨大经济圈构想“一带一路”倡议,中日双方已就开展第三方市场基础设施建设等合作达成共识。您对未来中日在相关方面合作有何期待?

  孔大使:今年4月,中国成功举办了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确立了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的大方向,提出了构建全球互联互通伙伴关系的总目标。目前已有127个国家和29个国际组织同中方签署“一带一路”合作文件,共建“一带一路”的伙伴越来越多,合作越来越深入。

  日本在历史上曾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一站。在21世纪的今天,“一带一路”完全可以成为中日互利合作、共同发展的新平台和“试验田”。根据两国领导人达成的共识,去年中日举行首届第三方市场合作论坛,吸引两国政府和经济界1000余人参加,双方签署了50多个合作协议,金额超过180亿美元,这充分说明了双方第三方市场合作的巨大潜力和广阔前景。今年4月,自民党二阶俊博干事长作为安倍首相特使,赴华出席了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习近平主席专门会见了二阶先生一行。

  希望日本各界更加积极参与共建“一带一路”和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不断加大投入力度,拓宽合作领域,推动取得更多具体成果。中方也愿本着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和开放透明包容精神,同日方共同努力,将中日“一带一路”框架下的第三方市场合作打造成为两国务实合作的新支柱和新亮点。

  六、问:当前日中在涉海问题上的最大悬案是钓鱼岛及西南诸岛问题。近2个月以来,中国公务船持续在钓鱼岛附近海域活动。双方为避免意外冲突应采取何种措施?

  孔大使:中方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中方公务船在钓鱼岛海域的活动正当合法,也保持了必要的克制。

  中日双方在有关问题上确实存在分歧,但也一致认为应该加强对话合作、妥善管控局势。当前东海局势总体稳定可控,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机制、防务部门海空联络机制等平台运行良好,为防止突发事态和意外事件提供了制度保障。中方当然要维护自己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但也愿同日方一道,把握好和平友好大方向,坚持通过对话处理争议、运用机制管控风险、深化合作实现共赢,推动中日关系在良好环境氛围中实现长期健康稳定发展。

  七、问:中方表示支持日朝领导人开展对话。在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上,中方将向日方提供怎样的支持?

  孔大使:朝鲜半岛问题延宕几十年,各种矛盾错综复杂,包括日本在内的各方都有着不同的诉求和关切。近段时间半岛和谈步伐遇到了暂时的阻力和困难,但要看到,无论遇到何种问题,半岛和平的大方向没有变、各方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的根本意愿也没有变。中方将继续坚持实现半岛无核化、维护半岛和平稳定、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为实现地区和平稳定贡献力量。

  中日同为半岛近邻,也都是六方会谈的重要成员。我们支持日朝双方加强对话沟通,妥善解决彼此关切,并为推动政治解决半岛问题发挥应有建设性作用。我本人曾长期参与半岛事务相关工作,今后也愿同日本政府有关人士就朝鲜半岛及各自关心的问题坦率交换意见。

  问:习近平主席将于本月20日访问朝鲜。日方多次表示愿同朝方开展不设前提的对话,中方也对此表示支持。此次习主席访朝期间,是否会向朝方转达日方有关立场?

  孔大使:习近平主席将应邀于6月20日至21日对朝鲜进行国事访问。中朝是友好近邻,双方一直保持着高层交往的友好传统,两国领导人迄今也一直保持常来常往。过去一年金正恩委员长四次到访中国,并邀请习主席尽早对朝进行国事访问。因此此访也是顺其自然,恰逢其时。预计两国领导人不仅将就中朝关系,也将就半岛形势深入交换意见,推动半岛问题政治解决进程取得新进展。

  关于日朝关系,安倍首相表示愿不设前提条件同朝方开展对话,中方对此表示欢迎,理解日方在绑架等问题上的关切,希望日朝以双方都能接受的方式开展对话,通过对话妥善解决有关问题,中方对此表示支持。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