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使馆介绍 中日关系 经贸合作 科技合作 文化交流 领事服务 教育与留学生交流 媒体服务 中国简介 赴日须知 东瀛掠影
驻日本大使程永华接受日本富士电视台新闻节目直播专访
2019/04/22

  4月17日,驻日本大使程永华接受日本富士电视台《重磅新闻》(Prime News)新闻节目直播专访,介绍中日关系,并就“一带一路”倡议、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等阐述中方立场。

  专访主要部分实录如下:

  主持人:程大使就任中国驻日大使超过9年,任期在历任驻日大使中最长,请问您对日本的印象是什么?

  程大使:我担任中国驻日大使9年零2个月,如果从留学开始算起,我先后在日本学习和工作整30年。最早是上世纪70年代来日本留学,当时中日两国发展差距确实很大,日本在经济和科技水平上明显领先中国,同时也面临环境污染等问题,当时情景至今历历在目。经过几十年发展,中日两国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中国发展成就举世瞩目,目前中国GDP总量已经超过日本,也开始出现环境污染等问题。进入21世纪以来,18名日本人获得诺贝尔奖,日本制造业长期保持世界领先水平,这些都是日本的强项,在中国国内也很受关注。我想在很多方面,中国和日本可以发挥各自优势,进一步加强合作,实现共同发展。

 

  主持人:程大使即将离任的消息在日本广受关注,昨天安倍首相专门在公邸设宴为程大使饯行,能否介绍一下两位会面的情况?

  程大使:在会面中,我与安倍首相共同回顾了9年来中日关系历程。我们都认为双方要妥善管控和处理好分歧,扩大共同利益,致力于推进中日战略互惠关系发展。当前,中日关系重返正常发展轨道,这一路走来并不容易,双方要继续保持积极互动,进一步为两国关系改善发展作出努力。

  主持人:日本即将进入令和时代,目前日本社会对“令和”一词是出自日本还是中国古籍有些争议,但民众总体对新年号还是比较认同的,您对“令和”这个年号怎么看?您对新时代日中关系有什么期待?

  程大使:年号问题属于日本内政,我作为外国大使不便评论。令和这一年号出自日本古籍《万叶集》,也有很多日本朋友了解到中国汉代张衡《归田赋》早有类似表述,在我看来这正好说明中日历史渊源深厚,文化一脉相承。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日本即将由平成进入令和时代。进入新时代,我相信只要双方着眼未来,继续相向而行,中日关系一定能取得更大发展。

  主持人:2010年程大使就任以来,日中关系出现很多波折,程大使如何回顾那段经历?

  程大使:2008年胡锦涛主席访问日本,中日双方签署第四个政治文件,规定中日“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相互支持对方的和平发展”,对中日关系进行了明确定位。在此背景下,我就任之时中日关系气氛较好,我也立志要全力推动中日各领域广泛交流。然而2010年9月发生了“撞船事件”,在领土问题上中日双方各有立场和主张。如何在坚持本国立场主张的同时实现中日关系改善发展,是我当时面临的最大课题。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及由此引发的海啸和核泄漏事故三灾并发,当时中国大使馆也24小时办公,了解灾情,救助灾区中国公民,并设法为日本抗震救灾提供帮助。在此基础上2011年底时任日本首相访华时,同中方达成诸多共识并推动两国财政金融等领域务实合作取得积极进展。双方还商定通过举办“中日国民交流友好年”隆重庆祝邦交正常化40周年。至此因“撞船”事件受损的中日关系初步得到修复。

      主持人:但是很快日中关系又遭遇重大困难,经历了被称为邦交正常化以来最差的时期。

  程大使:2012年,日本个别人制造购岛风波,当时的日本政府悍然宣布“购买”钓鱼岛,实施所谓“国有化”,中日关系开始急转直下,陷入邦交正常化以来最为严峻的局面。关于钓鱼岛问题,双方在中日邦交正常化谈判和缔结和平友好条约时均有约定,也可以说是“搁置争议”。日本政府作出错误决策,改变钓鱼岛现状,中方当然会表明立场和严加应对。随着事件发酵,两国务实合作、各领域交流也因此受损,这些消极影响至今仍不时显现。这一问题上双方立场不同,应根据2014年达成的四点原则共识精神妥善处理。

  主持人:除领土问题外,2013年底安倍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又再次冲击日中关系。围绕靖国神社问题,日本社会有声音说这是日本内政,外界不应干涉,也有意见提出将靖国神社分祀。您认为靖国神社问题到底该怎么处理?中方怎样才能不反对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

  程大使:中日之间围绕靖国神社问题有过充分讨论,虽然双方立场各异,但总体上形成了一定的规矩。所以,2013年12月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相当于给当时的中日关系雪上加霜,我本人也非常震惊,第一时间赴日本外务省进行了严正交涉。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时,两国政府签署联合声明,其中内容就有“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国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当时,周恩来总理明确表示,发动侵略战争给中国和亚洲各国人民造成巨大灾难的是日本军国主义,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靖国神社供奉着经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的甲级战犯,这些甲级战犯是军国主义代表,日本领导人参拜反映出对过去那场战争性质和责任的认识,中国以及国际社会坚决反对这种美化和否认侵略历史的行径。所以说,靖国神社不是日本内政问题,不管时间过去多久,不管中日关系如何发展,中方都坚决反对日本领导人参拜靖国神社。日方应以正确言行明确战争责任,体现反省侵略历史的态度。

  主持人:经历一系列风雨后,近年来中日关系终于迎来回暖改善,这一改善的原因或者双方可以汲取的教训是什么?

  程大使:作为近邻,中日之间难免会出现各种矛盾分歧。双方应认真总结并汲取经验教训,对今后的中日关系构成有益启示。

  首先,双方要始终坚持中日和平、友好、合作的大方向,坚定不移地推动两国关系不断向前发展。邻居可以选择,而邻国不能搬家。作为重要近邻和世界第二、第三大经济体,中日交往历史超过2000年,现实中两国经济联系紧密,中日关系的重要性不因任何人喜欢或讨厌对方国家而改变。去年底中国隆重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政府向十名在中国改革开放过程中做出突出贡献的外国友人颁发了友谊奖章,其中就有大平正芳和松下幸之助两位日本人。这从一个侧面说明,日本深度参与中国改革开放,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作出贡献,同时自身也获得了重大收益。

  其次,双方要坚持民间友好传统,用好文化相通优势,扎实推进国民大交流。国之交在于民相亲,中日友好归根结底是两国人民的友好。中日邦交正常化的实现,就得益于“民间先行,以民促官”的不懈努力。在增进两国民众友好感情方面,相近相通的传统文化是两国独特的纽带。每当中国优秀的书法、绘画作品来日本展出,例如2012年故宫博物院展览,都会在日本引起轰动,同时日本流行文化在中国年轻人群体中也有较大影响力,双方应通过加强文化交流巩固友好关系的基础。

  第三,双方要坚持树立正确的相互认知。2010年中国GDP超过日本,在此背景下双方应解决好对方究竟是合作伙伴还是对手、对方发展究竟是机遇还是挑战的问题。双方应遵循2008年中日联合声明精神,真正视对方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相互支持对方的和平发展,真正实现互利共赢。

  主持人:2014年,习近平主席在北京会见安倍首相,中日关系开启转转寰之路,程大使当时也在现场,请问您当时有何感触?

  程大使:2014年11月,中日双方达成四点原则共识,习近平主席和安倍首相在北京APEC会议期间实现会晤,看到两国领导人成功会晤,中日关系迈出改善步伐,我内心松了一口气。同时我也深感责任重大,因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推动两国关系真正实现改善发展,双方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要继续努力。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两国民间交流,近年来赴日中国游客数量急剧增加,去年达到836万人,您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程大使:近年来中国赴日游客人数大幅增加,两国国民交流进入千万人时代,我认为这有利于增进两国国民感情。国与国关系与人与人关系一样,双方国民加强交流可以促进相互理解,有了相互理解才能加深相互信赖,中日两国政府应该支持双方国民通过各种形式加强交流。现在日本赴华游客人数还有待提高,我也呼吁更多日本民众到中国走一走,看一看,相信通过同中国老百姓的亲身接触,也一定会发现中国人的善良和热情,进而加深对中国的了解和信任。

  主持人:程大使长期在日本工作学习,您对日本人有什么印象?

      程大使:在中日关系面临前所未有严重困难的那几年,一大批日本民间友好人士秉持坚定信念,不遗余力、不计得失,坚持开展友好活动,推动两国交流合作,为促进两国人民相互理解、改善中日关系作出了难能可贵的贡献,令人十分感动。此外,日本民众的坚韧顽强特别是在面对危机时显现出的素质也令我印象深刻。3.11特大地震发生后,日本民众无论是面对灾难,还是灾后重建时,都展现出沉着有序、坚韧乐观的优秀品质。

  主持人:G20大阪峰会将于今年6月举行,习近平主席预计将与会并与安倍首相举行会晤,您认为两国领导人会晤的主题将会是什么?

  程大使:目前中日双方正在研究筹备中国领导人出席G20大阪峰会事宜。2016年G20杭州峰会期间,习近平主席和安倍晋三首相举行会晤,双方一致确认要扩大积极面,抑制消极面,推动两国关系实现稳定改善和发展。杭州会晤后,日方持续释放改善中日关系的积极信息,2017年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率有“全日本”之称的代表团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中日双方开展一系列积极互动,使中日关系改善发展进程进一步加速。如中国领导人出席G20大阪峰会并同安倍首相会晤,就中日关系深入交换意见,相信将为下阶段两国关系进一步指明方向。

  主持人:去年10月安倍首相访华,为两国关系发展提出“由竞争转向为协作”、“由相互威胁转为伙伴”以及“发展自由公正的贸易体制”三点主张,请问双方今后应如何推动中日关系“由竞争走向协作”?

      程大使:作为重要邻国和世界主要经济体,中日两国发展优势互补,利益深度融合。正因如此,日本一直是中国最大外资来源国和第二大贸易对象国,中国则是日本最大贸易伙伴和出口市场,现在还是最大海外游客来源国。同时随着中国快速发展,双方之间竞合关系不可避免地发生变化。在这一背景下,去年安倍首相在李克强总理访日欢迎招待会上表示,日中关系已进入由竞争转向协作的时代。我个人非常欢迎安倍首相上述表态,双方完全可以发挥各自长处,共同做大利益蛋糕,化解竞争,扩大双赢乃至多赢的互利合作。

  去年安倍首相访华期间,中日双方举行首届第三方市场合作论坛,双方共签署52项合作协议。这是双方“由竞争走向协作”的有益尝试,其成果令人鼓舞。

  主持人:中日两国政治制度不同,在文化上却又有很多相通之处,现实中有些人热衷突出两国之间差异,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中日之间共通的基础是什么?

  主持人:每个国家存在不同国情,这是自然现象,但关键是我们要选择构建什么样的双边关系,而不是要故意突出双方之间的差异和矛盾。当今世界已经不是冷战时代,不再是东西阵营泾渭分明。中日双方应抛弃冷战思维,从自身利益需求出发,努力构建互利共赢的国家关系,这样不仅对双方有利,也有利于地区和世界的和平、繁荣和发展。

  中日双方共通的基础应该是文化,比如汉字,当前在法律上规定汉字为官方文字的国家可能只有中国和日本。很多第一次来日本的中国人,看着日本街道的汉字,都会觉得很亲切、很方便。现实中,两国民众虽然在口头上难以交流,但通过写汉字的方式基本上可以顺利沟通。可以说,文化是中日两国最深层、最广泛的共通之处。

  主持人:下面我想问一下有关美国的问题,有观点认为,当前中日关系改善的主要原因来自美国,即中美贸易摩擦迫使中国同日本走近,程大使怎么看待这个观点?您认为日本应如何平衡日美关系和日中关系?

  程大使:中美贸易摩擦迫使中国同日本走近,这种说法完全不符合事实。应该看到,中日关系自2014年底就开启了改善进程,2017年上半年日方进一步加快改善对华关系步伐时,中美贸易摩擦还没有升级。中日关系走到今天这个阶段,是双方共同努力的结果,也符合双方共同利益。

  关于日美关系,日美同盟有其历史背景,同时我也认为中日关系和日美关系并不是对立关系。当前,中美之间有很多对话渠道,双方也正在就经贸等问题进行磋商。对我们来说,不能说如果将来中美关系好了,中日关系就不重要了。各个国家都应立足自身根本利益,更加平衡、理性地处理对外关系。从中国来说,我们要思考构建什么样的中美关系和中日关系,从日本来说,也需要思考构建什么样的中日关系和日美关系,我相信三者之间并不矛盾,完全可以构建对各方均有利的建设性双边关系。

      主持人:刚才请程大使就日中关系“应有的状态”题字,程大使写了一个“和”字,您能为我们解释一下吗?

  程大使:中国人常说和则两利,和为贵。日本文化中也十分重视“和”的思想,刚刚公布的新年号就是“令和”。中日两国人民对和平的诉求、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高度一致的,无论未来世界格局怎样变化,这一点是不会变的。我相信,只要双方牢牢把握和平共处、互利共赢的大方向,两国关系就一定能够稳定向前,取得新的更大发展。因此,我想以“和”字寄语未来的中日关系。

  主持人:最后,想请程大使回答一下电视机前观众的邮件提问,有观众问,日本参加“一带一路”建设会得到哪些好处?

  程大使:2016年以来,日本国内对“一带一路”总体态度出现积极转变,2017年二阶俊博干事长携安倍首相亲署信赴华出席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最近媒体也有报道,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在北京举行,二阶干事长将再率日本各界代表团赴华与会。“一带一路”是中国向世界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它不是地缘战略构想,而是经济合作倡议。简单地说,“一带一路”倡议不是中国一家的“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协奏曲”。中方从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伊始,就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秉持透明开放包容理念,遵循国际规则和各国法律,追求绿色环保可持续,致力建设高质量、高标准项目,并注重财政的可持续性。“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实际上已经有不少日本企业在第三国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很多合作项目落地生根并开花结果。中方愿与包括日本在内的各国分享发展机遇,我衷心期待日方以更加积极姿态参与“一带一路”合作,推动双方务实合作取得更加丰硕的成果。

  ***

     富士电视台是日本五大民营电视台之一,《重磅新闻》是该台品牌栏目,也是日本知名晚间新闻节目,出演嘉宾多为日本政要、经济界高层、外国驻日大使、专家学者等。程大使出演《重磅新闻》直播节目受到日本各界广泛关注,邮件提问数量超过平常节目三倍以上,在迄今采访各国驻日大使节目中居首。

  EndFragment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