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使馆介绍 中日关系 经贸合作 科技合作 文化交流 领事服务 教育与留学生交流 媒体服务 中国简介 赴日须知 东瀛掠影
驻日本大使程永华在大阪就“一带一路”发表演讲
2017/07/03
 

  6月29日,驻日本大使程永华出席由日本Resona亚洲大洋洲财团、大阪府政府、大阪市政府、关西经济联合会、大阪产业振兴机构、大阪商工会议所联合举办的促进中日经贸关系发展研讨会,并就“一带一路”建设发表主题演讲。关西地区地方政府、知名企业、行业协会和研究机构主要负责人300余人出席。演讲全文如下:

  很高兴与关西经济界各位朋友进行交流,首先对resona亚洲大洋洲财团的盛情邀请和周到安排表示感谢。继2月出席西日本地区中日友好交流大会后,这是我今年第二次来到大阪,每次到访都能感受到关西各界对中日友好与发展两国经贸合作的热情。今天的研讨会以发展中日经贸关系为主题,“一带一路”建设将给中日经贸合作带来新的重要机遇,无疑是当前中日经贸领域最热门的话题。借此机会,我愿向大家介绍“一带一路”的有关情况,并结合这一话题谈谈对中日经贸合作的展望。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3年多来,日本各界对此虽有所关注,但更多还是限于学术界和物流、贸易等行业研究层面,偶尔见诸报端也会被贴上“中国主导”的标签。上月中旬习近平主席会见了率日本代表团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先生,表示“一带一路”倡议可以成为中日两国实现互利合作、共同发展的新平台和“试验田”,欢迎日本与中方探讨在“一带一路”框架内开展合作。本月5日安倍晋三首相在“亚洲未来”国际会议晚餐会上发表演讲,首次公开表示日本愿合作建设“一带一路”。至此,中日双方近来的积极互动才使得“一带一路”真正意义上进入日本民众的视野。

  “一带一路”是什么?安倍首相在“亚洲未来”晚餐会上的演讲中提到:“今年,欧亚大陆的板块布局发生了跨时代的变化。货运列车首次跨越英法海底隧道,将中国的义乌和英国连接在了一起。”这一富于文学色彩的描述引起了在场所有听众的瞩目。事实上这里所提的货运列车只是用大约11至14天时间连接中国28个城市和欧洲29个城市的51条中欧班列线路中的一条,而中欧班列也只是“一带一路”不断充实的框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一带一路”最直接的功能固然是亚欧非大陆及附近海洋的互联互通,但其内涵远不止于此。在互联互通的带动下,“一带一路”还将发挥推动沿线各国实现经济政策协调、开展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区域合作、增进沿线各国人民的人文交流与文明互鉴等作用,在当前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时代背景下,能够为维护开放型世界经济体系、维护世界和平稳定提供重要的国际公共产品。

  为什么“一带一路”有如此宏大的愿景?从历史看,丝绸之路在古代是连接亚洲、非洲和欧洲的商业贸易路线,以运输古代中国出产的丝绸、瓷器等商品而闻名,后来发展成为东方与西方之间在经济经济、政治、文化等诸多方面进行交流的主要道路。古代丝绸之路形成的平等互利、合作共赢的精神能够成为今天“一带一路”的强劲纽带。

  从现实看,今天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有三大走向,一是从中国西北、东北经中亚、俄罗斯至欧洲、波罗的海;二是从中国西北经中亚、西亚至波斯湾、地中海;三是从中国西南经中南半岛至印度洋。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有两大走向,一是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经马六甲海峡到印度洋,延伸至欧洲;二是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向南太平洋延伸。上述五大走向由各种经济走廊和海上商路贯通,途经亚洲东部和南部这一全球人口最稠密地区,将充满经济活力的东亚经济圈与发达的欧洲经济圈联系在一起,沿线总人口约44亿,经济总量约21万亿美元,将有效推动沿线各国发展战略的对接,发掘区域内市场的潜力,为增进各国民众福祉提供新的发展机遇。

  中国为什么倡导建设“一带一路”?我注意到迄今部分日本媒体和智库对此负面评论居多,指出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正值美国奥巴马政权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据此将其解读为中国拓展自身利益和运筹地缘政治,还有的人一度将“一带一路”与TPP作比较,简单地为“一带一路”贴上“中国主导”的标签,说是为了和TPP相对抗。我认为这种观点是冷战思维的延续,对“一带一路”有着先入为主的偏见。“一带一路”固然是中国首倡,但它并非中国一家的“独奏曲”,而是各国共同参与的“交响乐”,是各国共同受益的重要国际公共产品。美国对“一带一路”的态度很能说明问题。上月美国政府派代表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周首轮中美外交安全对话在华盛顿举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会见了出席对话的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表示美方愿同中方在“一带一路”有关项目上进行合作。

  合作建设“一带一路”有什么利益?2015年3月中国政府发布建设“一带一路”的规划文件,从时代背景、共建原则、框架思路、合作机制等方面阐述了“一带一路”的主张与内涵。在这份文件中明确宣示,“一带一路”建设恪守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坚持开放合作、坚持和谐包容、市场运作和互利共赢,归纳为三个词就是共商、共建、共享。“一带一路”沿线包含了巨大的新兴市场,激活这些市场的需求,能够有效带动经济增长。在开发“一带一路”沿线新兴市场时,需要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基础建设会带动经济增长,经济增长又会刺激新的需求,例如ADB估算2016年至2030年亚洲的基建资金需求年均达1.7万亿美元。总的看,以“一带一路”涉及区域内的人口和经济规模而言,其中蕴含着巨大的商机。

  上月在北京举行的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是“一带一路”共商、共建、共享原则的集中体现。包括29位外国元首和政府首脑、联合国秘书长等国际组织负责人在内的来自130多个国家和70多个国际组织约1500名代表出席此次高峰论坛。这次论坛为各国在“一带一路”框架内加强国际合作、对接彼此发展战略搭建了重要平台。通过一系列合作文件,目前“一带一路”倡议与俄罗斯提出的欧亚经济联盟、东盟提出的互联互通总体规划、哈萨克斯坦提出的“光明之路”、土耳其提出的“中间走廊”、蒙古提出的“发展之路”、越南提出的“两廊一圈”、英国提出的“英格兰北方经济中心”、波兰提出的“琥珀之路”等发展战略形成对接,各国优势形成互补,也能分享发展机遇。中方还宣布将于2019年举办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日本朋友对丝绸之路具有特殊的亲近感,这在日本知名作家井上靖的小说和知名画家平山郁夫、东山魁夷的绘画作品中都有体现。国际学术界不少人认为奈良是丝绸之路东端终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官方网站上设有专门介绍丝绸之路的章节,其中对奈良作为古代丝绸之路沿线城市的作用进行了描述,指出奈良通过大阪与海上丝绸之路相连接,在历史中逐渐成为了日、中、韩三国文化交汇的文化纽带,以及佛教和道教发展的宗教中心,现今奈良正仓院收藏文物见证了古代日本参与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作为历史上丝绸之路的参与者,在国际社会建设现代版丝绸之路的今天,日本将扮演什么角色、发挥什么作用,我认为是值得日本社会各界认真思考的问题。同时,在二阶干事长率“全日本”代表团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安倍首相公开表示对“一带一路”建设提供合作的情况下,中方也十分关注日方将采取什么跟进举措。我认为日本各界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探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路径:

  一是理念认同。迄今日本对中国提出的国际地区合作倡议或多或少采取了一些敬而远之甚至警惕、抵触的态度,直接原因是近年两国关系出现波折反复甚至一度陷入邦交正常化以来的最低谷,究其根源还是对中国发展和中国倡议的认识问题。个别人不能客观正确看待中国的发展,一度“对华包围圈”的说法甚嚣尘上。中国提出“一带一路”、亚投行(AIIB)等倡议,初衷就是在追求自身利益时兼顾他方利益,在寻求自身发展时促进共同发展,不应以一种你输我赢的冷战思维进行看待。如果中国真的是像某些人说的那样借此谋求区域霸权,我们根本没有必要邀请远在地球另一端的国家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以AIIB为例,迄今日本部分媒体简单地将AIIB和亚行(ADB)分别描述为中国的和日本的,事实上这两家多边开发银行都是按照国际通行准则筹建的,绝非某一国之物。AIIB会员国已达80个,年内有望达到85个。在ADB,中国也是继日本和美国之后的第三大出资国。我希望日本各界能够更加理性地看待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等倡议,进而认真进行研究,在共谋本地区发展繁荣的事业中找到既符合日本自身利益、也能够提供合作的部分。关西地区既是日本经济重镇,在历史上也与“一带一路”渊源深厚,如何用好这种特殊的历史联系也值得大家思考。

  二是政策对接。亚洲特别是东亚各国经济互补性强、合作潜力大,在长期的互利合作中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的程度不断加深,在世界经济整体低迷的背景下总体保持稳定增长势头,继续为世界繁荣发展发挥着引擎作用。中日两国同为亚洲国家,发展区域合作、促进本地区互联互通符合双方共同利益。迄今日本政府在对外合作和开发方面形成了一套政府主导、ODA先行、民间跟进的成熟做法,在安倍首相明确表态对“一带一路”提供支持的基础上,我也十分期待日本政府从实现本国发展和深化中日合作的角度,积极探讨双方“一带一路”框架内开展合作的方式和路径,对日本民间各界特别是经济界发挥带动和引领作用。

  三是金融支持。“一带一路”将为全球打造一个庞大的市场,中国巨大的国内市场也为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各国提供了广阔的经贸合作机遇。市场的开拓需要资金的支撑,沿线贸易和投资的增长需要更完善的金融服务。以基础设施建设领域为例,亚洲基础设施建设需求正在飞速增长,相对于2016年至2030年亚洲基建资金需求年均达1.7万亿美元的缺口,目前AIIB加上世行、ADB的融资能力仍有巨大资金缺口。中国政府鼓励开发性、政策性金融机构积极参与“一带一路”金融合作,同时我认为以resona为代表的日本商业银行一是可以通过日本的政策性金融机构、二是可以通过与中国的商业银行开展同业合作探讨参与“一带一路”的可行性。

  四是项目合作。迄今日本企业对华投资集中在东南沿海地区。随着“一带一路”建设推进,中国的中西部地区、东北地区将形成新的开放格局,迎来新的发展空间。特别是在基础设施建设、产业转型升级和消费需求升级的多重驱动下,这些地区的内需将持续增长,劳动力成本、资源等方面的优势将不断显现,发展潜力巨大,日本企业可从中寻找新的机遇。近年中国企业对日投资增速较快,虽然累计金额规模还不算大,但关注度持续上升,也有了一些成功的先例,中日两国双向投资格局日渐形成,这为两国拓展务实合作领域,开展第三方合作提供了更多新的可能性。中方明确宣示愿与有关发达国家一道,发挥技术、资金、产能、市场等互补优势,按照共商共建共享原则,遵循市场规律,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第三方合作。中日两国从经济体量和经济的互补性而言,在携手开辟第三方市场方面更具优势,希望日本各行业的企业积极行动起来,探索与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建设上开展合作,为两国务实合作找到更多新的增长点,实现互利共赢。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