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使馆介绍 中日关系 经贸合作 科技合作 文化交流 领事服务 教育与留学生交流 媒体服务 中国简介 赴日须知 东瀛掠影
探史寻梅水户行
(交流处 王蕾)
2012/03/28
 

  今年的早春,雨水格外多,3月17日的周六也不例外。然而绵绵细雨并未打消我们一行人的兴致。水户,这个久仰的江户名城,我们带着对历史的好奇和对梅花的向往踏雨而来。

  到达水户参观的第一站是常磐神社的义烈馆,这是一座为纪念水户藩第二代藩主德川光圀(义公)和第九代藩主德川齐昭(烈公)而建的纪念馆。这座规模不大的纪念馆可以说是此次水户之行的引子,因为接下来的行程基本围绕这两位藩主为后人留下的文化遗产展开。木造的纪念馆朴素而庄重,馆内陈列着两位藩主在文化、医学、军事及民俗艺术各方面的代表作品。其中有号称日本第一阵太鼓的大阵太鼓、《大日本史》的手稿和江户时代最大的炮弹。从这些展品中,二位藩主的政绩可见一斑。

  提到水户,脑海里首先浮现的词语就是水户黄门。没错,水户黄门正是水户藩的第二代藩主德川光圀。因为他老年隐居水户时接受将军赏赐的“中纳言”官职,地位相当于中国唐代的“黄门监”,所以世人人称他为水户黄门。如想象中一样,水户黄门的名气不容小觑,歌颂他周游各地行侠仗义的电视剧《水户黄门漫游记》拍摄了2774回,从1969年开播延续至今已有43年的历史,堪称是电视剧史上的一个奇迹。

  德川光圀在位期间功绩显著,例如修缮水道、编集医书等。他拜朱舜水为师,学习传播中国文化。朱舜水是明末清初的著名学者和教育家,后因战乱东渡日本,定居在长崎。德川光圀得知朱舜水学识渊博,善理儒政,请至江户拜为师,协助管理藩政。他接受朱舜水的建议,以儒家礼仪,制定藩规;重实学,实行劝农政策;兴教育,广招贤士;设寺院,进行宗教改革;在朱舜水的指导下,编撰了一部在日本可以和《史记》相提并论的史书,这部史书就是《大日本史》。《大日本史》中所体现的主要思想就是尊王思想和儒教思想,这种思想后来被称为水户学。水户学在日本文化思想史上产生了重大影响,成为日本民族的精神财富之一。到今天,《大日本史》和朱舜水的木雕像还被一同陈列在义烈馆中。可以看出,当地人民对这位从中国远道而来的学者持有的尊敬和缅怀之情。 

  时光推移到水户藩第九代藩主德川齐昭时期。德川齐昭是一个多才多艺的藩主,精通书画之道又善于研发兵器。而留给后人重要的财富就是我们接下来要参观的偕乐园和弘道馆。德川齐昭根据孔子在《礼记》中的 “一张一弛”理论, 开弘道馆以便藩士文武双修,辟偕乐园以供修行之余休闲放松。

  偕乐园名称出自《孟子》“古人与民偕乐为乐”,创建时就以向平民开放为宗旨,现在也是日本三大名园中唯一免费开放的公园。谐乐园以梅花著称于世,种有100余种,3000株梅树。提到梅,宋代诗人卢梅坡在《雪梅》中描绘的雪白梅香情景最被人熟知,今天我们虽然没有看到梅雪争春的生动画面,但雨中赏梅却也别有一番风味。一进梅林,便被眼前的美丽惊呆,烟雨濛濛中或是新红或是浅粉,一簇簇梅花像一片片晚霞飘过山头。近看上去,朵朵梅花探着粉嫩圆润的小脸似在微笑,似在诉说,好不惹人怜爱。梅林深处,一位位端庄秀丽的赏梅大使身着艳丽和服,手撑花油纸伞向游人们介绍梅花,正可谓雨打梅花点点红,风摇竹影显妖娆。梅为岁寒三友之一,中国人爱梅,自古梅花就是文人墨客的最爱之一,在传统文化中,梅花代表着凌寒不惧、坚贞不屈和孤傲高洁。公元4世纪,随着中国文化传入日本,梅花也开始在日本广为种植,日本人赏梅远早于赏樱,士绅文人们还根据中国晋武帝司马炎“好文则梅开,废学则梅谢”的故事,赋予梅“好文木”的别称,拿我们今天的话来说,梅是树木中的文艺青年。德川齐昭也独爱梅,并因果实可充饥颇具实用性而广泛种植,还专门在梅林中盖了一座“好文亭”,与臣下及蕃民们一起赏梅。当天,我们登上好文亭乐寿楼,置身千树万树梅花从中,花香袭人,如醉如痴,远眺烟雨中的千波湖,颇有“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的感觉,不禁要为日本迁客骚人享受美景之极致而折服。

  与偕乐园相呼应的弘道馆是作为水户藩的藩校而建造的,重视文武兼修,文馆学习儒学、礼仪、历史、天文、数学等,武馆修习剑术、枪、柔道、马术等多项科目,相当于现代的一所综合性大学。在一百多年前的水户有这样一所完备的学校是出乎我们意料的,但更让我们惊讶的是弘道馆内还有一座孔子庙,常年供奉着孔子的牌位,而且牌位是由藩主亲自书写的。由于前一段时间地震的影响,孔子庙的几处墙壁、瓦砾有所脱落,本不对外开放,可是听说我们是中国大使馆来的访客,才特别允许我们参观。每个人戴一顶安全帽在导游带领下小心前行,因为游客稀少,显得格外静谧,只有一株梅花在院落一角静静的开放。古式的建筑给人一种错觉,仿佛孔子曾经在这里生活过,传播过他的儒家思想,所以这里的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典雅,那么和谐。

  此次水户之行感慨颇多,最重要的收获是重温了儒学在中日两国的传播和交流的历史。孔孟创立的儒学在中国具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但由于战乱和佛教兴起等原因,一直未被统治阶级重视,真正被奉为“正“正统”和“国学”要到宋元以后,宋代的程朱理学、明代的王阳明心学等等,他们将孔孟学说的精髓进行整理并发扬光大,逐渐使儒学渗透到国家统治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日本学习中国文化也经历了一个与时俱进的过程,最早大规模学习中国文化始于隋唐,但那时佛教在中国方兴未艾,国家制度、建筑、美术、社会生活等都带着佛教的烙印。直至儒学在中国社会的地位不断提高,日本也逐渐认识到儒家文化不同于佛教文化的深邃内涵和教育启迪意义,在形成自己独特文化的过程中注意吸收借鉴儒家文化的精髓。水户这个看似平凡、不甚知名的城市对儒学的崇拜就是其中的缩影。在当代日本,儒家文化仍然具有十分重要的影响,日本许多重要命名都从儒家经典中寻找根据,企业管理培训班讲授《论语》,日本国民在各种场合始终不忘礼仪和谦让也体现着孔孟之道。

  中日两国不仅在地缘上相近,在历史和文化上更有着千丝万缕的相似性。我相信,在文化和历史中寻找认同,求同存异,增信释疑,中日两国一定可以找到更多的共鸣,携手创造属于明天的历史。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