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使馆介绍 中日关系 经贸合作 科技合作 文化交流 领事服务 教育与留学生交流 媒体服务 中国简介 赴日须知 东瀛掠影
一个能听到鹿鸣的地方
(新闻和公共外交处 姜琦)
2011/11/02

  在东京西北一百多公里的秩父山区有一个小镇,它有一个诗意的名字——小鹿野町。今年初秋来临的时节,我们应邀到这里体验民宿。

  第一天正赶上当地的传统民俗活动“龙势祭”。当地人用火药和竹筒做成被称为“龙势”的土火箭,看谁射得高,散落得漂亮。接待我们那家的男主人强矢先生陪我们观看了一下午。傍晚时分,我们上了强矢先生的车。汽车把火箭发射场的热闹抛在身后,向着大山深处驶去。

  山路不知拐了多少弯,强矢先生突然把方向盘往旁边一打,停下车说“到了”。走下车来的我还真有些意外:就在这公路沿途一隅,一幢日式小楼静静矗立着,四周全是山,暮色中只见山体的黑色轮廓和小屋里射出来的温暖的灯光。

  强矢先生60多岁,夫妇俩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女儿都出嫁了,儿子平时在东京上班,今天周末刚好在家。我们迎着灯光走进屋,强矢夫人和儿子已经在玄关处迎接。“欢迎欢迎”,夫人一面接过我的行李,一面笑吟吟地问:“今年谁家的火箭演砸啦?”想起刚才有的火箭不争气,未及升空在发射台上就炸了,引来人群一片哄笑,看来每年的发射无论成败,都给人们留下快乐的回忆。大家都会意地笑起来。

  夫人引着我们往客厅去。这是一间典型的日式房间,地上铺着榻榻米,中间是一张矮桌,迎面墙上挂一幅“清风明月”的书法作品,两边墙上贴满各种证书和奖状。我惊奇地发现其中有一张上写着两行字:“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仔细一看,原来是夫人最近参加一个太极拳初级班取得的毕业证书,中国老师写了这句话以资勉励。强矢夫人和儿子问我们这两句话什么意思。中日都使用汉字,一般看汉字能把意思猜个八九不离十,不巧这十个字与日语差得远,也难怪他们无从猜起。我解释给他们听,夫人一副肃然起敬的样子,让儿子在本子上逐字记下。夫人说,说练太极拳对治关节痛很有效,打算再报个中级班。这两句话对她很重要,是练好功夫的秘诀。

  强矢家儿子跟我们年龄相仿,很开朗健谈。令我惊讶的是,他很有兴致地谈起孔子来,说小时候学习《论语》等中国古代典籍,觉得很艰涩,现在再品味起这些话,觉得真是充满人生智慧。孔子是一个聪明有趣的人,把做人的道理用浅显的话讲出来,比如说“巧言令色鲜矣仁”。他问我中国学生还学习古文吗。我说中国现在兴起新的“国学热”,家长都注意让孩子们从小加强古文修养。小强矢先生说,日本也是这样,明治维新后脱亚入欧,摒弃中国儒家文化,现在社会变化很大,很多人又重新读起《论语》来。

  开饭了,是地道的日本料理。佐菜是自家腌制的牛蒡、芋头、黄瓜条、辣白菜,主菜有蔬菜沙拉、关东煮、烤三文鱼,主食有白米饭、红豆米饭、芝麻饭团等。夫人一再说没有特别准备,都是家常便饭,但从多样的选材和可口的搭配,还是能感觉到主人为这顿饭花了心思,作了精心准备。夫人还说,关东煮按理是不放胡萝卜的,但她特别加了胡萝卜,因为很有营养。强矢先生退休后在镇上一家韩国人开的公司帮忙。家里有地,吃的都是自家出产,生活谈不上阔绰,也不拮据。

  吃完饭,我们要帮忙收拾碗筷,强矢先生连忙制止我们,说老太婆一人忙就行了,拉着我们聊了起来。强矢感叹说中国人很有钱,就算十分之一是富人,总数也有一亿多,顶上日本全国了。我解释说中国并没有这么多富人,绝大部分人还在努力奔小康。又谈起贫富差距问题,我说这是我们现在要努力解决的任务,强矢说其实日本也有城乡差别,比如养老金,企业退休的和务农的人相差很大。所幸像他这样的农民,房子是祖传的,不需要像城里人那样买房,日常花销也小。我说这一点与中国很像。我不经意地问了句“日元升值对这里影响不大吧”。强矢直摇头:“大,大着哩!别看我们这里都是小公司,产品也是主打国际市场的,现在效益受到影响,大家都在谈论去中国发展,办分公司的问题呢。”强矢说以前去中国出过一次差,去年还接待三位陕西省高中生来民宿,感觉中国人很开朗,有人情味,这一点值得日本学习。“3·11”地震发生那天,许多人不知道父母在哪里,因为平时联系太少了。地震以后,许多人重新体会到亲情的宝贵。正聊着,电视里恰好播放程永华大使当天在东京出席中日联合大学展的新闻,强矢高兴地说太好了,去年来家的那些中国孩子还说毕业后要来日本留学,这下他们机会更多了。他还说电视里经常播放关于中国的节目,比如中国游客来日本旅游拉动当地的经济,两个国家保持友好交往,老百姓都享受到实惠。我们聊天时,夫人在边上不停给大家斟茶,这时打趣先生说:“你平日闷声不响,原来还挺操心的。”强矢先生说:“当然啰,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就不能预测日本的未来。”

  谈兴犹浓,时候却已不早。夫人已经收拾出一间日式房间让我们就寝。山里晚间气温很低,我们睡在榻榻米上,拥着温暖的被褥,听着窗外山泉淙淙,松涛阵阵,很快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觉醒来,窗外已是阳光明媚,鸟儿啁啾。夫人正在晨炊,看见我们问道:“昨儿夜里听到鹿鸣了吗?”啊,原来这小鹿野果真有鹿!强矢先生引我们走出屋外,指着对面的山说,应该就是在那个山坡上,听上去还不只是一只。

  走出屋外,才发现昨天天黑了没看仔细他们的住宅。这是一幢很精美的木结构小楼。强矢先生告诉我们,房子始建于江户时代,有200多年历史了,期间经历了1923年关东大地震等破坏,但一直没有拆,而是修修补补住到现在。小楼前面有一个雅致的院落,有修剪得很整齐的松树,种着兰花和无名小花的盆栽。还有一个水池,引来山泉养着十几条硕大的锦鲤,夫人指着其中两条说,我嫁过来的时候就有它们了。

  强矢夫妇带我们在屋子周围转转。屋后是一条溪谷,在客厅推窗可见,我们夜里听到的流水声就是这里来的。微风吹拂,空气里带着山林特有的清新。隔着马路是几畦菜地,菜叶上沾着晨露、闪闪发光。强矢夫妇一样样给我们指认,这是茄子,那是荞麦……

  早饭是米饭、蔬菜沙拉、味噌汤和烤秋刀鱼。我说,对我这样经常不吃早饭的人来说,这太丰盛啦!夫人说,日本人传统就是早上要一家人围坐一起,好好地吃一顿。

  该告别了,我们拿出准备好的礼物表示谢意,没想到他们也准备了礼物,是秩父地区特产的葡萄酒。我收拾行李的当儿,夫人走来说:“这个香囊给你,里头的薰衣草是我们自己种的。”一会儿又走来:“这是装纸巾的小布袋,我亲手做的,你也拿上吧。”又过一会儿,夫人拎来一袋柠檬:“刚摘下来的,回去吃烤鱼的时候挤上汁,新鲜着呢。”在屋前合完影,与强矢先生的儿子约好东京再聚,我们上了强矢先生的车——他还要负责把我们送回集合地点。挥手告别时,夫人又扒着车窗向我嘱咐一句:“要好好吃早饭。”

  车行驶在来时的路上,我想起《诗经》里那首“呦呦鹿鸣,食野之苹”,这首描写朋友欢聚、琴瑟和谐的诗以鹿鸣起兴,可见鹿自古象征着一种康乐和谐。虽然昨夜在睡梦中错过了亲耳听一听鹿鸣,但小鹿野的生活让我体会到一些古人所描绘的意境:他们住祖屋,过土节,比东京保留了更多日本传统的印记;可能由于日本剧烈变革的时代已经过去,社会发展相对平稳,他们无论老少心态都很平和,希望用每一天脚踏实地的努力过好当前的生活。生活在大山里的他们却并不闭塞,同样参与现代化的社会分工,感受时代脉动,热衷国际交流。他们对中国的历史文化有特殊的偏爱,现实中有关中国的消息也总能引发他们兴趣,因为彼此利益交融越来越紧密,说不清哪些是国家大事,哪些是柴米油盐。他们人与人相处奉行和睦之道,对我们这些外来人也友好亲切、谦和多礼。

  行程至此,已觉得自己不虚此行,有了很多收获,但觉得还是有必要提一下当天下午去参观的埼玉县山西省友好纪念馆——神怡馆。小鹿野町所在的埼玉县与我国山西省于1982年缔结友好关系,1992年即缔结友好10周年之际,双方合建了这个展览馆,名字取自范仲淹《岳阳楼记》中的“心旷神怡”。在苍山环绕中,一座中国古典建筑庄严屹立,那景象很像北京郊外的红螺寺。我的心里不由得涌上感动,在日本一个偏僻的山中小镇,竟有一个这样规模的中国展览馆,常年专门介绍中国的一个省,想来这在世界其他国家并不多见吧。馆内面积很大,展出多件山西著名文物和历史建筑的复制品,听说还不定期开设二胡教室、中国手工艺讲座等,吸引许多当地老百姓参加。

  看着群山之中巍峨的中国殿宇,又想起“清风明月”的中堂,想起异国青年对“巧言令色”的感触。两千年的友谊凝结成涓涓细流,在两国民间无声流淌,见或不见,它就在那里。国家关系在外交上是立场和主张,在生活里更多是具体的感情和形象。继往开来,传承中日民间友好,实现两国共享繁荣,相信这始终是人心所向,也应成为我们不懈追求的目标。

  “呦呦鹿鸣,食野之芩。我有嘉宾,鼓瑟鼓琴。鼓瑟鼓琴,和乐且湛……”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