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使馆介绍 中日关系 经贸合作 科技合作 文化交流 领事服务 教育与留学生交流 媒体服务 中国简介 赴日须知 东瀛掠影
在小鹿野町感受日本的乡土文化
(政治处 汪澍)
2011/10/19
 

  小鹿野町,顾名思义,一个有鹿出没的山野之地,一个距东京120公里、位于秩父山区的小镇。10月9日,驻日使馆馆员应邀赴小鹿野町参加当地的“龙势祭”并进行民宿活动。离开大东京的繁华喧嚣,去感受山野的清新气息,去体验乡土那份浓浓的人情味。

               

  中午,当我们抵达时,“龙势祭”已经开始。所谓“龙势”就是二十米长的大型土火箭,已有三百多年制作史。最初,发射火箭类似于“峰火”、“狼烟”,是当地农民用来预警敌情的,渐渐变成盛大的民俗。当地各个村镇形成27个不同的火箭制作流派,代代相传,每到“龙势祭”时,便把花费大半年心血制作的火箭“秀”给大家,有的成功,直窜云宵,有的失败,在发射台就炸了,然而胜不骄、败不馁,明年再来。 

  丸山老太太,我就住在她的家里。今天也是她们家负责接待我们参观“龙势祭”。前一天晚上,她就来这里布置了一个露天宴席,准备了丰盛的食物,让大家边看边吃。在我们周围,插满了各个流派的旗帜,白云流、秋云流、爱火云流、翼天飞流等等。每个旗帜下就是一个宴会场,流派的成员以及乡里乡亲们围坐在一起,等待自己出场的时机,旁边支起一个烤肉的灶或炒面的锅,吃着大锅饭,说着家常话,看着一支支火箭呼啸而起的热闹。轮到自己出场了,青壮年把火箭抬到远处的发射台上去,还有十几个人拥到指挥台上,用大嗽叭向大家宣传本门本派本乡本土的历史和光荣,为发射祈福加油,村里的鼓乐队在一旁吹吹拉拉、敲敲打打。若是发射成功,村里的人一片欢腾,拿出备好的小点心和土产撒向人群,分享喜悦。一边观景的我觉得有趣,这么多门派,像华山论剑?不够专业,像嘉年华会?又有些土气,不过这就是乡土。

                

 

  一会儿,丸山老太太的两个孙女儿来了,我的女儿顿时兴奋起来,三个小孩手拉着手,跑到庙会里去了。不远处就是一个神社,神社戏台上正演着神戏,看的人不多,演员却很专注,在为“龙势祭”的成功和一方平安祈福护佑。神社外就是庙会了,摆满了各色小吃和玩意,日式的烤肉、摊饼、炸糕以及五颜六色的刨冰、棉花糖,最吸引小孩的是300日元一次的抽奖,可以得到小玩具。据说,摆摊的多不是专业摊贩,是当地人客串,赚钱其次,主要为祝兴。

  我很佩服丸山老太太,她是快70岁的老人,从早上六点来布置现场,直到下午,手脚没有停过。终于闲下来,我们聊了起来。丸山家在镇里开了个汽车修理场,老伴和儿子负责修车,她负责外联,人情世故,里里道道。每年“龙势祭”和大小节庆,她们家都会出面张罗,把老顾客和亲戚们叫到一起,观景、叙旧、拉近感情。现在经济不景气,生意不好做,但毕竟有老主顾的帮衬,修理场还算稳当。

             

  丸山说,小鹿野町类似“龙势祭”的民俗活动很多,老老少少一年到头都不闲,有花祭、铁炮祭、狮子舞、乡村歌舞伎等五十多个活动,欢迎中国朋友多来,因为不少节庆都源于中国。丸山说,搞这么多活动,既为了守住祖辈留下的乡风民俗,也为了守住当地的人气。离东京近,一则以利,可以有些观光客,一则以弊,年轻人都被大都市的繁华吸引走了,剩下她这样年龄的人担当守护乡土的主力。丸山说了一句让我印象很深的话,没有活动时,町里就跟“死了”一样,看不见人。小鹿野町的老龄化率超过三分之一,每年过世四百人,新生人口只有80人,丸山很忧虑乡土的文化还能不能传承。 

  看着“龙势祭”的热闹场面,想起了自己的老家,赶集、庙会、秧歌、锣鼓、田头玩泥、河里洗澡,但今年回去时,一切都在现代化,祖辈留下的老屋正等待拆迁,改建成别墅区。想起过去学过的课文,鲁迅的《社戏》、叶圣陶的《多收了三五斗》,乡愁再浓,乡土再好,似乎总敌不过现代化的潮流、现代都市的魅力。看着丸山继续忙碌的背景,又觉得乡土总有它的魔力,否则一个70岁的人怎么会有那么大的精力和热情呢?心里默念着:

  乡土,归来。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