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使馆介绍 中日关系 经贸合作 科技合作 文化交流 领事服务 教育与留学生交流 媒体服务 中国简介 赴日须知 东瀛掠影
两赴茨城灾区的经历和感受
(驻日本使馆经商参处 谢城)
2011/04/08
 

  3月11日,东日本发生里氏9.0级大地震,按照使馆统一部署,我两赴茨城灾区,了解灾情、救助中国公民,战斗在第一线,获得了宝贵的经历和感受。

  2小时的路走了10个小时

  茨城县是日本农业大县,中国研修生较多。地震发生后,通讯完全中断,从新闻中得知当地停电、停水,我们紧急准备了一些水和食物等慰问品,12日即驾车赶往当地。走出不远就拥堵不前了,从交通新闻中得知,前方高速路段受地震影响,暂时封闭了。担心这么耗下去返程没有汽油,我们都熄火等候,平均每次启动仅能行进十几米。最堵的一段,关注了一下里程表,4个小时我们仅前进了1.2公里。天黑了,终于“冲出”了东京都,路上车辆渐渐减少,周围漆黑一片,已经进入了受灾县境内了。一路上不断尝试联系当地的企业派驻人员,总是无法接通,看来只有自己按地图找了。前方又封路了,只能再次出了高速,穿行到香川市街。已经晚上23点了,饥肠辘辘,发现了一家便利店,进去后发现货架全空,我们4人扫清了仅剩的6根鸡肉串,继续赶路。0点15分,终于与企业派驻人员接上头。150公里左右的路程,本来只需2个小时左右,我们用了10个多小时。 

  数着余震过夜

  在派驻员的宿舍里,大家裹上毯子,点上蜡烛,了解当地受灾情况、研修生的分布情况和安全情况,研究第二天走访路线。凌晨3点,挤在不足6平米的地板上,感受着寒冷和余震,不知谁开始计数,1次、2次……5次、6次……,想到远离故乡、与亲人无法联系、在黑暗中担惊受怕的研修生,久久难以入睡……

  来自祖国的问候让她们露出笑脸

  行驶在街道上,虽然不像遭受海啸地区一片废墟,但地面裂陷、房屋破损随处可见。

  跟随企业人员,我们走访了小野濑制作所、深作农园、中居农园、三浦农园、长山农园等,那里的研修生大都是20出头的女孩子,可以看出她们脸上写着惊慌和担心。地震后无法与家人取得联系,于是,我让她们写下亲人的联络方法,答应帮助报平安。我们的探望,让她们感到了祖国的关心和温暖。“你们放心,国家和使馆都在关心你们的安全,任何时候、任何需要,我们都会尽全力帮助你们的”,终于,姑娘们露出了笑容。

         

  他们在帮助救灾

  来到“曙外国人研修中心”,这里有7名2月17日来日的中国研修生。但是他们都不在,原来,他们参与到当地组织的救援活动中,帮助日本民众修葺受损房屋、协助加油站手动加油、到海边搜寻遇难民众。值得钦佩的中国研修生。 

  我们巡回于鉾田市、水户市、小美玉市,找到秦皇岛、中国交远、江苏常青等企业派驻人员,直接确认了1200多名研修生的安全。

  再赴茨城

  由于福岛核电站发生核泄漏事故,周边地区受到威胁,事态发展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恐慌情绪在蔓延。福岛、岩手、宫城、茨城等地留学生、研修生纷纷表达要求回国的想法,国内家属也强烈要求在日亲人回国暂避,交通运输成为了主要瓶颈。使馆本着对灾区中国公民高度负责的态度,3月15日,发布《紧急公告》,在4个受灾重县设立临时集结点,调配大巴,免费将自愿回国的中国公民送往机场,开展紧急救助工作。

  我再次受命紧急赶赴茨城,负责茨城集结点的工作。承包商会驻日代表和企业在当地的人员都成为了协助工作的志愿者。没有任何防护,我们出发了。

         

  手机打到烫手

  从我的手机号码被公布那一刻起,电话再也没有停过,1天电话量绝对超过了1年的电话量。不光是茨城的中国人,福岛、枥木、崎玉、千叶、东京、名古屋都来电咨询;不仅日本境内的中国人,在日中国人家属也纷纷从中国国内来电询问。电话内容繁杂:没有证件、没有钱怎么办?怎么到集结地点?雇主不让回国怎么办?再入国怎么办?什么时候有大巴车?在机场什么时候能上飞机?现在辐射危害是什么程度?……由于手机号还被春秋航空上传至其官网,订机票、退机票、询问航班、质问为何停飞的电话也不断。手机很快没电了,插着电源不停地接电话,根本无法增加电池储电量。不忍心放弃任何一个电话,只为无法接听到每一个求助电话感到心焦和抱歉。手机烫手了,声音嘶哑了,但听到电话里传来“终于打通了”、“我明白了”、“谢谢”的话语,心里无比欣慰。

  危急之时,坚守使命

  不断有人赶到集合地点,我们没有休息时间,没有吃饭时间,全身心地投入工作。耐心回答提出的各种问题,主动给他们端来热水,搬来凳子。在有限的条件下,尽量让老人、儿童和孕妇能够有一个避风的场所。

  为了防止混乱,我们还研究了周密的乘车程序,对人员姓名、身份、护照号、登录证号、原籍等一一做了详细登记。几位同志各负其责,保证了有序登车。

                

  余震的震源不知何时转到茨城,6级强余震不断来袭,临时办公室的玻璃都被震碎,我们没有显出任何慌张,一边安慰等候的人群,一边平静地接着求助电话。

  听说宫城那里下雨下雪,我们十分担心,因为我们的集合点是露天的。于是,大家商量了预备方案,哪怕是搭一个简易的棚子,也好过淋雨雪。还好,老天没有为难我们,4天来没有下雨。但是,太阳落山后,凛冽的寒风使气温骤降,零下5度的气温,低于寒冬腊月。我们没有躲在办公室里,而是来到大家中间,嘘寒问暖,安抚鼓励,共同承受寒冷。

  地震后,司机不足、汽油不足,各地救援都在调车。因此,车辆很难顺利调配过来。在寒风中等候很长时间的人们情绪出现不稳定,不满言语甚至漫骂时有发生,随时都可能发生针对工作组的过激行为。这时,我作为唯一的使馆工作人员,没有畏惧,没有推脱,勇敢地走到人群中,耐心向大家解释原因,并向大家承诺,就是自己租车也要把大家安全送到成田机场,只要还有一个人,我们也要保证把他送走,决不会把大家留在这里。面对工作组的真诚,大家都安静了,情绪稳定了,秩序井然地等待着车辆。

        

  4天紧急协助撤离期间,我们每天从早晨7点一直工作到次日凌晨,忘记余震的危险,忘记了核泄漏的带来的危害风险,心中只想着把每一个中国公民安全送上车。送走最后一辆车后,我们还清扫干净场地里的垃圾,避免给当地日本人带来不便。当一切完成后,才想起这一天还没吃饭。于是一边吃着冷饭团,一边总结当天的工作情况,安排第二天的分工和工作计划。作为唯一的外交官,我还不断提醒大家要理解急于回国的研修生的心情,要注意自己的行为和语气。

  在大家的配合下,从茨城集合点一共发出26辆大巴,顺利运送走1200人。对每一车的乘客我都由衷地表示:“这是我们的职责,抱歉让大家久等,感谢大家的配合,祝你们顺利回国”。全体人员不顾辛苦的工作,感动了在集合点的中国公民,许多人在上车后都真诚向工作人员说谢谢,并要把自己的吃的、喝的送给我们表示感谢。许多人都跟工作组人员说,地震时真的很害怕,但当到集合地,见到工作人员不顾个人安危为了他们早日回国跑前跑后,他们感觉很温暖,感觉到祖国的关怀,让他们忘记了恐慌。这时,我深深感到了身为外交官的使命和骄傲。

          

  应该感谢他们

  CALS交流中心是茨城地区一家中国技能实习生管理公司,当使馆决定把他们的办公地设为临时集合地时,所长刘斌没有任何推脱。在自身业务同样受到严重影响的情况下,以全体中国公民利益为重,协助使馆工作,主动承担人员登记、电话咨询、维持秩序等工作。

  承包商会驻日代表陈玉广、伏林林,在多数驻日机构人员紧急回国的情况下,毅然响应使馆号召,与工作组一起两赴茨城,协助完成这次紧急救助工作。

  交流中心办公室的房东西谷正司先生看到大家在寒风中受冻挨饿,主动将自家并不充裕的储备食物和热水分发给等车的中国公民,让他们吃上了热乎乎的饭团,感受到了日本普通民众的友爱之情。

  3月16日晚,当天最后一辆大巴就要坐满发车,可还有1名妇女带着2个年幼的孩子未能上车。关键时刻,两位留学生站了出来,母亲和孩子上了车。危难时刻,中国留学生的表现值得称赞。

  后记

  18日18点,按使馆指示,茨城集合点关闭。我们还是坚守到夜里11点,把临发车前才赶到的5个实习生送上车才离开。这一夜,我们睡得很香。

  在这次前往茨城协助撤离工作中,起初,当地政府、组合、农户不太理解,担心当地农业生产因此受到影响,不希望技能实习生回国。在此期间,我作为使馆代表,向茨城县政府国际课工作人员、向来电、来访的日本组合人员、农户解释说明真实情况,多数表示了理解。实际上,19日以后,随着辐射风险的增加,茨城蔬菜的受限,当地部分农协反而开始组织动员中国实习生回国。听到这一消息,我深刻认识到使馆领导对这次灾害的预见性、决策的果断性。我为能够参与到这场特殊战斗的第一线感到自豪和骄傲。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