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使馆介绍 中日关系 经贸合作 科技合作 文化交流 领事服务 教育与留学生交流 媒体服务 中国简介 赴日须知 东瀛掠影
暴风雪中的同舟共济大接力
驻日本使馆 裴贵春
2011/04/06

 

  中日友好归根到底是两国人民的友好,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两国人民理当互相帮助,通过参与3.11日本大地震救灾行动,使我对此有了更深切的体会。无论是在撤离重灾区中国公民的行动中,还是中国国际救援队在日本活动、运送中国救援物资的途中,我们都得到许许多多相识和不相识的日本民众和日本友人的帮助。

  小野寺喜一郎就是其中的一位。这位参加过1984年三千日本青年访华交流,2008年胡锦涛主席访日时作为友好人士代表受到胡主席接见的老朋友,在我们运送救援物资因为风雪而受阻的困难时刻,向我们伸出了援手,成就了一段戮力同心、携手救灾的佳话。

 

  接受任务——将救援物资紧急送往灾区

  3月16日,使馆接到国内指示——一批紧急救援物资将通过当日的航班空运至东京成田机场,要求使馆紧急送到在灾区工作的中国国际救援队手中。使馆将这光荣艰巨的任务交给文德盛参赞、我和办公室韩跃三个人,并嘱咐我们带上被子、御寒衣物等行头,因为当地的气候条件很恶劣。

  当晚我们从成田机场拉上救援物资直接赶往灾区。由于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的原因,我们不得不必须绕道新澙、山形、秋田再往我救援队所在的岩手县大船渡市。 

  遭遇困难——车辆抛锚,无法维修

  虽然对恶劣的路况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还是出乎我们的意料。穿过中部阿尔卑斯山脉的隧道后,立即进入一片“雪国”,大雪纷飞,积雪厚的地方都没过脚踝,我们只能以二、三十公里的速度昼夜兼程,一路险象环生。虽然小心翼翼,次日下午3时,我们的车辆还是在山形县游佐町北部山间抛锚,无法前行。想到救援队急需这批物资,我们心急如焚。组长文德盛参赞将这一情况报告了使馆领导,曲公使指示我们立即租车,争取当晚零时前送到。

  于是,文参通过在东京的日本朋友,找到了拖车修车的人,但是因无法找到所需配件,抛锚的车子当天根本修不好。我们联系了当地所有能提供租车服务的公司,都无法提供所需车辆。

  雪中送炭——日本友人借来车辆装物资

  就在孤立无援之际,我想起了住在游佐町的小野寺喜一郎先生。小野寺先生是1984年中日青年三千人大联欢的日方代表,长期致力于中日友好事业。2008年胡锦涛主席访问日本时曾专门与1984年日中青年大联欢的友好人士代表会面,小野寺先生就在其中。我与他在东京曾有过一面之缘,于是就试着拨打了小野寺先生的电话。

  没想到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先生听了我的说明后,不到5分钟就赶到现场。当得知我们需连夜赶往灾区,他当即表示全力提供帮助。

  他先是回家开了一辆轻型皮卡来到现场,但是由于物资太多,仍无法装下。他就开始打电话到处借车,终于在一个开修车厂的朋友赤塚正敏先生那里借了一辆大一点的车,两辆车加起来才装上我们的物资。在场的佐藤秀章、斋藤龙太郎等日本朋友一起动手帮我们把抛锚车上的救援物资装到这两辆车上。

  再陷困境——加油站关门停业

  车辆解决了,可是因为地震造成汽油柴油短缺,各个加油站都关门歇业。没油,救援物资还是没办法尽快送到目的地。

  “不要担心,我来想办法。”小野寺先生说,“先去我家吃饭,我保证你们吃完饭后就能出发。”旁边的日本友人也安慰我们:“放心吧,没有小野寺先生解决不了的问题”。

  怀着忐忑的心情,我们去了先生家里。他夫人小野寺智子早就准备好了热腾腾的饭菜,对于赶了一天一夜路,在车上吃点冷面包喝点矿泉水的我们来说,热乎饭无疑是珍馐美味,让人暖到心底。

  不遗余力——雪夜赶路,不图回报

  我们吃饭期间,小野寺先生一直在四处打电话求助,寻找汽油,并冒着风雪去取。尽管如此,仍未能凑到足够的汽油。先生歉意地对我们说:“地震后闹油荒,谁家都没有存油。我们凑的汽油只能送你们到秋田县横手市,非常抱歉。”

  经过使馆协调,先期抵达灾区的第一和第二工作组各抽调一台车来接应我们。我与两个小组的同事取得联系,商定在横手市汇合。当晚7点多,我们给车加上油后,就钻进漆黑的夜幕。

  小野寺先生开的车走在前面,他的儿子小野寺真平开着另一辆车子紧随其后。黑漆漆的夜,白茫茫的雪,到处静悄悄,只有路面摩擦的声音和扑面而来的雪,浓密得看不清十米之外任何东西,路上只有我们两辆车孤独地前行。尽管先生开车很稳,但我还是悬着一颗心,毕竟雪大路滑。也许觉察到我的一丝不安,他一个劲儿地宽慰我。

  午夜时分,我们终于抵达横手市,与先期抵达的两个小组的同事会合了。雪依然在下,小野寺先生却执意赶回去。在我们再三挽留下,他才与我们在横手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他们父子悄然离去,根本不容我们当面致谢。在先生的帮助下,我们终于将救援物资送到了中国国际救援队手中。

  地震无情人有情。我们在灾区听到最多的话就是“谢谢中国,谢谢中国大使馆”。每当此时我就不禁想起小野寺先生等日本朋友冒着风雪帮助我们的情景,并且由衷地对他们想说一声 “谢谢”。 

  第一、二、三赴前方工作组胜利会师(部分人员)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